南笙

究极逻辑控,甜文写手

蜡像馆奇妙夜(中)

☆蜡像巍巍X摄影师面面

☆面巍面无差,部分借鉴电影《博物馆奇妙夜》设定

☆评论=更新动力(疯狂暗示)


这个对视恍若持续了一个世纪,他茫然的看着青年猛的倒抽了一口冷气,随后伸出右手毫不犹豫的狠掐了一把大腿……上的布料。

“……”

空气静默了一秒

这怕不是个傻的:)

松开手后像是终于找回了几分镇静,青年缓缓吐出口浊气来,满脸疲惫的后倚着栏杆,抬手轻揉着眉心,唇畔一扬,生生扯出抹嘲讽味十足的笑:“呵,烛九说的没错,我可真是,疯魔了。”

“既然如此……”

一改之前温文尔雅的皮相,青年满脸凶狠的上前,高定的黑皮鞋一脚踩上为了方便展示而凸起的展台,半弯着腰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细细端详,大拇指不经意间沿着他的唇角轻轻摩挲,青年神色慢慢柔和下来,语气怀念而又缱绻:“这双眼睛……你真是像极了他。”

可是他从来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他永远,只会留给我一个离开的背景,从小就是,三年前……也是

“你是谁?”这个姿势带来了极大的压迫感,也使他处于一种不利反击的地位。尝试挣脱未果,他下意识推了推挣动中滑落到鼻梁的眼镜,抬眼仰视着青年,恼怒又戒备。

那人无疑是好看的,无论是挺拔的身材,俊美的脸庞,精致的穿着,还是那双看向自己的,像有烈焰熊熊燃烧的眼睛。

“那你呢,你又是谁?”那人轻声反问。

“我……”脑子里空白一片,他陷入迷茫,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语气带上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沮丧与恐慌。

“沈 巍”青年惯爱拖长语调,一字一顿,明明是会让人心生反感的命令,由他口中出来不仅不让人厌恶,相反还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缱绻。

“沈巍。”明明看起来那么悲伤,那人说出的话却淡漠的仿佛事不关己:“记住,从今以后,你就叫,沈 巍。”

“沈巍。”他跟着小声重复了一遍,一股暖暖的气流随着这名字在唇舌间的辗转自四肢百骸中悄然溢起流窜,最后一齐汇聚在了心口,鼓鼓胀胀,像是下一秒就要破体而出,会死的,他惊得紧紧捂住了心口。

“原来你也是有心的吗?沈巍。”

像是察觉到他的不安,青年松手,颓然后退一步,低哑的嗓音在风中轻轻打了个旋儿,夹杂了他听不懂的情绪。

“起来吧。”

高高在上的君王不容置疑的伸出手,他犹豫伸手,用力握住,站了起来。

两手相握的瞬间,又是气流涌动,他忙不迭抽回手,右手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藏在阴影里下的左手下意识揉搓起衣角。

“咔嚓!”

尴尬的气氛被打破,两人循声望去,斜对侧另一个穿着厚重登山装的中年人正在手舞足蹈:“哇,赌上摄影界国民老公的美誉,这可是我至今为止最满意的一张照片。”

两人:“……”

“对不起对不起嘿嘿,主要是你们刚才对视的氛围太好,我一个没忍住,职业病职业病哈哈哈,认识一下吧,我叫林静,去年世界摄影大赛冠军得主,公认的摄影界国民老公!”

“幸会,林静先生。”夜尊又披上了最初见面的那张假皮,笑的无懈可击:”在下夜尊,本次世界摄影大赛冠军得主,我小时候就拜读过不少您生前的摄影集。”

“诶?是这样吗?还挺不好意思的哈哈,真是后生可畏啊,你大概是目前为止我见过的最年轻的冠军了。

至于你说的什么升迁?没啊,我刚拒绝了评委会的邀请,准备去大封雪山航拍一周,我女朋友沙雅还在家等我回去呢,你看,我连飞机都准备好了,诶,那倒霉飞行员呢?不会真要我一个人开飞机吧!”

林静手指向大厅玻璃穹顶下悬挂着的那架破旧飞机。这也是因博物馆损毁而暂时交由蜡像馆保存的物品之一,完全模仿了50多年前让林静葬身雪山的飞机模型。

原来他叫夜尊,很熟悉的名字,就好像在哪里听过。

望着很快就专业知识讨论得火热的两人,站在一旁被忽视的沈巍莫名有些委屈,低头撇了撇嘴,裤袋里的滚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一个被密封在玻璃盒里的,散发着淡淡的金光的黄色圆球挂坠被拿了出来,浓浓的暖意不断以它为中心流向身体。

“喜欢吗?”

夜尊不知何时已经结束了交谈走回他的身边。

“嗯。”他愣愣的点了点头。

“喜欢就戴上,”不由分说打开密封的盒子,夜尊阻止了那人即将出口的推拒,将那个挂坠小心翼翼的展开:“低头。”

惯用的不容置疑的语气,却莫名让他想要顺从。

乖乖的低下头,微凉的触感落在脖颈。

他愣愣的道谢,指尖摩挲着那个小小的饰品,很快又烫手般松开,轻微的厌恶感淡淡萦绕,很快被另一股巨大的悲伤的盖过。

“别哭。”

洁白的手帕温柔抚摸上他的脸,他怔怔抬头,看见对方眼里的自己正在不断落泪。

像是有很多破碎的画面开始涌入脑海,可是认真想时,却又什么都抓不到。

“对不起。”这实在过于失态,他燥红了一张脸,急忙道歉。

“是我要谢谢你,”对方缓缓倾身,温热的吐息轻轻打在他耳畔:“谢谢你,今晚给了我这么好的一个梦境。”

我已经,很多年没梦见他了。

众所周知,世间之事,有一就会有二,有三,有四

夜尊从觉得自己在梦游到清醒认知到这过于魔幻的现实只花了五天时间。

他们也从一开始仅限在博物馆里寥寥数语,然后看着黎明的第一缕阳光照到沈巍身上,将他重新变回一个没生命的蜡像,两人继续静静等待下一个深夜的到来变成夜尊开始掐着点带沈巍偷偷溜出蜡像馆去龙城外滩上疯玩。

牵手,拥抱,约会,交往似乎也成了一件顺理成章的事。

唯一遗憾的是,或许因为本体是一个蜡像的缘故,就算夜尊之后把那条神奇的项链高价买下来送给了他,沈巍依旧不能很好理解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尤其是爱情,他始终不能理解,那些陌生的酸胀感与漂浮感在他们约会时往往让他无所适从。

他只是一直在依赖着夜尊,依赖这个带他走出迷茫的人,被动地接受,被动的牵手,被动的拥抱,不会喜欢,不会讨厌,也不会主动。

“喜欢这里吗?”

这是他们交往的第三个月,认识第六个月的那个夜晚,夜尊一反常态,带他来到了一栋高高的,安静的建筑楼顶。

正值仲夏,精心种植的藤蔓与鲜花悄然盘上了哥特式的栏杆,一旁的昙花静静在午夜里盛放,幽幽吐露着芬芳。两人靠在栏杆上俯瞰着夜景,微醺晚风吹起夜尊微卷的刘海,不经意的对视间,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温柔的太不像话,沈巍一瞬仿佛听到了心在狂跳的声音,胸口吊坠在一闪一闪的发着光,思绪开始陷入混乱,他全部的心神都控制不住的集中到了那人玫瑰色的唇畔。

想……

最后还是对方低哑的笑声惊醒了他,一张脸通红如煮熟的虾子,他羞恼的转过头向外看去。

整个龙城的夜景不期然映入眼帘,从城中穿过的湍急江水在灯火的辉映下波光粼粼,沈巍的侧脸在月光下愈发显得像一个缥缈的梦。

虚幻,又遥不可及

夜尊的眼神暗了暗,侧头从一旁缓缓接近沈巍的脸庞。

“夜尊,你看……”

话语戛然而止。

沈巍转头,直直撞进了那人满是深情与温柔的眼,两人的唇近在咫尺,气息交融。

有什么东西在脑内轰然炸开,眩晕的感觉如同涟漪,一圈圈扩大。他有些站立不稳的晃了晃,有些害怕,这陌生的情绪已经完完全全超出了他所能掌控的范畴。

下意识抓住了夜尊的白色T恤,那人眼中翻涌的情绪让他心惊,搭在他双肩的手力度大得像是要把他的肩骨捏碎。

“算了。”望着那双他最喜欢的眼睛,里边有迷茫,有畏惧,有求助,各种情绪交织,唯独看不到爱。

……他突然感到一阵无力

他明明,已经努力了这么久,忍受了这么久,也爱了这么久……

没关系,他每天都在安慰自己,只要再多点时间,他一定会感受到自己的心意,只要再多点时间,他一定会对自己的爱做出回应的,不管好的坏的,他都甘之如饴。

可是……

可是……那么久都已经过来了,为什么唯独今晚,会觉得如此不堪忍受,痛彻心扉?

你看过的温柔都是假,爱意也全都是假,你见证的拥抱都是假,猜测的思念是假

沈巍,你究竟知不知道,我们…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我已经再等不起了。

夜尊突然惨淡的笑了一下,在两人即将吻上的前一刻放弃,退开脸转身,整个人像是失去了一半的精气神,半垂着头望向栏杆外,晚风低低送来他的话语:“沈巍,你的心,到底有没有为我有过哪怕那么一秒的跳动?”

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哪怕只是一瞬。


----------------------TBC-----------------------------------------

这是篇沙雕文,真的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