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笙

究极逻辑控,甜文写手

蜡像馆奇妙夜(下)

☆蜡像巍巍X摄影师面面

☆面巍面无差,部分借鉴电影《博物馆奇妙夜》设定

☆推荐配合听《真相是假》食用


“我……”他哑口无言。夜尊确实教会了他很多情感没错,但唯独情之一事,并非是可以学习的东西。吊坠在这些时日里断续传来的片段仅够让他做一个合格的大学生物工程系教授,却也没有教给他何谓情。

“我又在奢求什么呢?”夜尊意味不明的笑了声,手轻轻摩挲过爱人那张白玉般的脸:“我又还能奢求什么呢?”

“沈巍,到了最后,你还是什么都不懂。”

你终究,不是他。

没有,不是这样的,再给我一点时间,请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学会的。

太多的话想要说,最后他只是张了张口,嗫嚅着什么也没说出来。

那天他们在分别时,夜尊目送他的眼神,他想,他这辈子也忘不掉。

那是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悲怆和温柔。

心口吊坠猛的一烫,他垂下眼,像个逃兵般匆匆躲开,甚至不敢回头再多看一眼。

那天天明前,他站在自己的展出位置上摩挲了很久脖颈上的吊坠,最后下定决心般,微颤着手将那个已经略显暗淡的小球摘了下来,一口吞了下去。

陌生又熟悉的情绪随着吊坠的吞入在身体里炸裂开来,他痛得弯下了身子,与夜尊相处的一幕幕飞速掠过,酸甜心情不断交织,他捂着头恍惚记起,这就是动情的感觉。

天明时,他满心欢喜的站回了原位,抱好了手中的讲义。

等下一个黑夜,他想,等下一个黑夜,他一定告诉夜尊自己全部的心意。

可是下一个黑夜,下下一个黑夜,夜尊一直没来,足足半个月,他就和人间蒸发了一般。

内心的惶然不断扩大,他是不是终于厌了,不想要自己了?

他有想过要出去寻找夜尊,可是他离不开蜡像馆,第一缕晨曦照到他身上的那刻,他就只能无力的慢慢变回一个蜡像。哦,对了,或许是吊坠的缘故,他现在可以在白天不能动弹的时候保持视觉和听觉了。

从来访的游客口中,他知道夜尊去了一座名叫大封的雪山。

大封,心猛地刺痛了一下,有什么呼之欲出。没关系,他安慰自己,别想太多,夜尊一定会回来的,只要等到他回来,等到他回来。

……

女孩的失声痛哭唤回了他飘远的神思,回神时,几个女孩已经泪眼婆娑的给他手中塞了一捧玫瑰,白色的花朵上插着一张巍峨雪山的图片,细小的题字刻在两侧

《巍》  

夜尊,海星历9102-    年,现年26岁,失踪。

“他为什么一定要去爬那座雪山啊!”女孩掩面痛哭,几个朋友围着慢慢安慰。

手中的玫瑰像着了火,又像淬了冰。

她们在说什么,他怎么听不懂。

直到工作人员抬来一架放映机放在他身后,白色的幕布上露出夜尊的脸。

他第一次痛恨起自己是个蜡像。

“我有一位故人,难觅其踪。”

黑底白字的开场白莫名的令人心悸。

“我和他曾有过约定,一定会拿到世界摄影大赛冠军给他看。”

“先前是我太懦弱,一次也不敢去看看他。现在是时间了。”

“希望他不会怪我。”

视频中的夜尊在转身走向雪山时突然记起什么似的,突然回头来扬起了一个笑,不同于以往的魅惑,这个笑十分纯粹干净,沈巍恍惚觉得他的目光直直穿透了屏幕落到了自己身上。

“对不起,还有,我走了!”

画面一转,是有人惊恐的大喊着:“雪崩啦!!!”

“夜尊,夜尊没和我们下来!我们失散了!”

“我记得前一天他说无论如何他都要登顶,再所不惜!”

“搜救工作已经启动三天,暂时没有找到夜尊先生的踪迹,生存希望渺茫。”

视频的意味不言而喻,全身的血液近乎冻结,他几乎控制不住灵魂的颤栗。

中午,突然来了一群保安将他身边隔出了一大块空地,一个染着紫色头发的青年垂着头,捧着一个小丝绒盒子走到了他面前,回头看了看他面前不断循环播放的视频,悲伤开口:“老板在出发前说过,如果这一趟他回不来,就替他把这个东西给你。”

丝绒盒子中放着一枚银白的戒指,款式简单。

“这是老板亲自设计的,全世界就只有两枚,内环上有你和他名字的缩写。”青年小心的把戒指勾上他抱着讲义轻微扬起的指尖。转头冲着监视器示意,这个展区里原来播放的音乐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首歌。

“真相是假。”

“沈巍,老板他是,真的爱你。”

入夜,好不容易最后一个工作人员也离开了,他终是再伪装不住,在钟声响起那刻无力的直直跪在了地上,胃里翻江倒海般恶心,他拼命干呕,像是要把灵魂也一并呕出来。

为什么他当时没有回头再看一眼,为什么要逃开!

沈巍,你无耻!

林静过来安慰他,他只是个蜡像而已,他应该没有心的,也没有血……

如果真是这样,那现在这种几近窒息的心痛是为了什么?!

但已经没有关系了,有没有心已经不要紧了,就算有……那个值得他奉献出一颗心的人也已失踪了。

想去找他,心在疯狂叫嚣,想去找他,不顾一切后果的去找他。

他用手紧紧捂住心口,眼神直直的看向了那架飞机模型。

“沈巍,你别冲动!”林静警觉,伸出手一把拦住他。

“滚开!”他眼神阴鹜:“挡我者死!”

声音冷得像是九幽之下前来索命的厉鬼。

“你冷静一点!”林静急道:“先不说我们一碰到阳光就会变回蜡像,离开蜡像馆无异于自寻死路,你知道飞机怎么开吗?你知道大封在哪吗?”

“我确实不知道!”他眼神坚毅:“但就算爬,我也要爬过去见他!!!”

“他在等我!”

林静叹息,他沾了沈巍的光,自然也听到了白天的事:“上来吧,这是我的飞机,没有人会比我更熟悉它了,就当我,最后叛逆一回。”

飞机时隔50年再次启动,呼啸着撞破了房顶的玻璃,冲向天空。

“夜尊!!!”飞机绕着山一圈圈盘旋,天明之前他终于在快到山顶的地方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被埋在雪地里,只露出半截身子。

“夜尊!夜尊你醒醒!别睡!”

那人睫毛上是厚厚的冰霜,玫瑰色的唇也失去了血色,脸色苍白如纸,毫无生机。

沈巍只觉得心像是沉到了谷底,再开口时声音已经不自觉带上了颤抖:“夜尊,别睡!我来了,别睡!我还有好多话没告诉你,我们还有好多事没有做,别睡,求你!”

那人一动不动。

沈巍终于绝望,他慢慢俯身,轻轻吻上那失了血色的唇,热泪从紧闭的眼中滚滚而下。

淡淡的金光随着他的眼泪一滴滴落到夜尊的脸上,紧闭的眼睑微微颤动,终是挣扎着睁开了些许。

“唔。”

恍如隔世,他惊喜的睁眼。那人微微睁开眼睛:“沈巍。”

僵硬的手慢慢举起碰上他的脸:“我这是在,做梦吗?”

“不是做梦。”他欣喜若狂,伸出手反握住了爱人的,无名指上,一枚银色的戒指赫然在目:“我在这里!”

夜尊艰难的勾了勾嘴角,正欲开口。巨大的飞机声在耳边传来,震耳欲聋:“你们还在等什么啊,有什么狗粮麻烦回去秀,快点,再这样下去就要天亮了!”

像是为了呼应这个大嗓门的二愣子,在扶着夜尊走向飞机的时候,夜尊脚下的雪猛地一松,两个人就地打了好几个滚,沉积的冰雪开始再度出现塌陷迹象。

“夜尊!不要!!!”

他死死抓住爱人悬在崖边的手,夜尊身下是深不见底的深渊,远方第一缕晨曦开始凿破天际。

“放手吧。”夜尊口中缕缕白气钻出,像是声无奈的叹息:“天快亮了。”

“不放!”沈巍额上暴起青筋:“死也不放!”

“即便你我都知道最终的结局?”

“放手吧”夜尊叹息:“我一直都在骗你,我从没爱过你。”

“为这么一个骗子,不值得。”

“我不信!”

半截身子已经悬空,晨曦即将洒落山头。

“我已经实现了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成全你们这一次吧!”林静奋力将手中存着照片的相机往山顶一丢,再度眷念的看了看手中怀表上爱人的容颜,驾驶着飞机直直冲着太阳而去。

沙雅,我来赴约了,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

“你是白痴吗?!”夜尊气急:“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从头到尾你不过是个可悲的替身而已,还不快给我松手!!!”

“我知道!”

夜尊一愣。

“我知道你在透过我看他,我知道你爱的不是我,我知道你只是想弥补遗憾,我一直都知道!!!”

身下的雪终是彻底塌陷,两人一起掉了下去,阳光贪婪的紧追着两人的身影下移。

“夜尊。”

紧紧扣住爱人的手,沈巍终是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毫不犹豫调换了两人的位置,近乎凶狠的吻了上去。

我会陪你到最后。

……

“对不起,我爱你。”

“我知道。”

天亮了。

 

end


你爱的少年人太狡猾

把爱情变成欺骗的筹码

而脆弱堡垒总要塌

没有什么坚固不化一捧泥沙

我想告诉你相爱太难了

没有那么多

日久生情的戏码



突然狗血,并不知道为什么(捂脸)

或许会有甜番吧,如果想看的人多。

评论(10)

热度(51)